最近下载了一个颤音,刷视频看到西藏有个叫九歌的播音员挺大胆的。

这哥们喜欢在户外做好吃的,其实也不是真的好吃。西北有整牛,整羊,整鸡。为了追求效果,生产的肉看起来像巨型食物。可以看到四个字,有钱任性。

几乎没有人敢模仿这种吃和播,除非家里有矿。我看了看学容堂,比他早发了一个视频。看来《九歌》是仿雪容堂,有种后来者的感觉。

薛荣堂据说已经破产了,几年花了350万买吃的。当然,这是个笑话,都是人力营销做出来的。百万粉丝可以享受美食,可以喝辣,比你我好。

西藏九歌最后一个哦嗬嗬,挺神奇的,很多人喜欢他的名字。两人都是青海人,现在已经成为当地的网络名人。有一年青海春晚请他们帮忙给青海土特产带货。

不想刷太多时间。别人在上面赚钱,我在上面花时间。

与众不同的东西在颤音中迅速传播,无人敢模仿九歌,使他迅速成名。每次他用几百斤的食材,我都不知道他最后是怎么处理的。

《九歌》中的炒牛头视觉冲击力很大,但有代表性的作品很少。薛荣堂的代表作是烤骆驼。真的很英雄,每部制作成本一万元。